文赋 | 天海阁文集序

创建时间 : 2018-11-02 11:39
最后更新 : 2018-11-20 23:57

乙未年秋,余初到大学城,年冬一日,百无聊赖,独寻僻静之处。撞撞跌跌,竟入了此中,发觉了这一妙处所在。

初入此中,只觉震撼,昔闻诗言,危楼高百尺,手可摘星辰。此处楼高,虽未到百尺,却也觉己可与星辰比肩。

独立栏前,可穷千里之目,能观浩浩河山。而身后一座,只如王者之位,坐于其中,有君临天下之感。于此座上读书,无一页不是沧海之卷,无一字不是山河之言。

此后,余常于闲暇之际,独上此中,每每见有书卷数本置于坐旁,却始终不遇其主人身影。于是留书一封于座左,望有人因缘际会,可答复一二,与我作个秘地好友罢。

而那日留书归去之后,心中欢喜之情愈盛,感怀之下,想到不知此妙处是否有了名字,也不知该如何称呼,便自顾自地想为其起个名字。念及因坐此处,所阅书卷中,页页之中有沧海之感,字字之间有山河之意,故想起名沧海阁,忽又觉得沧海二字,并无具体所指,此处景象,不过长虹之下,有大江浩荡,奔流到海;天高地阔,万象渺然,虽有沧海之意,却实非沧海之景,故又改为了天海阁。

起名之后,又题一联,

    天涯路远,千书作马,随心把酒飞尘道; 
    海角途殊,万卷成舟,纵性言欢过勇涛。 

而后念及古人风雅,思及此阁立于十层之上,楼下书馆,又藏有万千书卷,想必到得此处的,必不乏风雅之人。而今佳阁已有,定当要有那才子骚人,吟诗作对,赋辞写文。在下不才,愿以一序一联作抛砖之文,以供今后因缘际会者,在这册中挥毫时候作个参考。

此册来由,只因我为天海阁命名后一时兴起,便题为天海阁文集罢,不过虽称为文集,此刻初起,却只不过有我这一序一联罢了,只望后来诸君,莫惜笔墨才思,不论文白,不论诗词书画、文章评论,皆可在写于此文之后,集诸君之力,众人之思,成就这天海阁文集。而诸君亦可借着文集一册,神交诸友,岂不快哉。

不过此天海阁文集,别无分印,况今后集合诸君才情文字,亦是无可复制,也算颇为珍贵,遂望后来诸君,莫将文集带离天海阁,只将其置于沙发座左即可,使后来之人,皆有机会,可自行观阅填写。



注:此文初写就于 2016 年 6 月中旬,今日偶然又翻到,记录在此